江山颜

people all the be same.

【一八】模范作死(一)【车轱辘,绝对糖

志向是努力把所有捅的刀都给你们甜回来!

这章就车轱辘,下章开道具车,来看八爷如何作死,论作死,我就服八爷~


模范作死 By江山颜

 

章一

 

>> 

 

从北平回来后,张大佛爷就有个挥之不去的烦恼,而这个问题的中心自然是离不开齐八爷的。

 

在北平那段日子其实过得也不赖,侍者很有眼光的给了张启山和齐铁嘴一张双人床的房间,两人自然免不了翻云覆雨的折腾几晚,虽然爽了张大佛爷却是让齐铁嘴捂着腰叫苦不迭。

 

这北平之旅唯一的变数是起始于尹新月,新月饭店的大小姐自从认定了张启山这个未婚夫便一发不可收拾,齐八爷扶着腰看张启山为难的样子偷着乐了好一阵。但后面的事情就完全朝着两人从来没有预想到的方向发展了……

 

“我们三爷鞭术了得!”齐铁嘴吹嘘时那得意洋洋的表情现在还印在张启山脑海里,自己还意味深长的盯着齐八爷看了好几眼。齐铁嘴顿时想起三爷这鞭术好像自己还亲身体验过,羞得脸充血似的红,赶紧耷拉下脑袋再不敢往张启山那方向看。

 

后来张启山清楚的记得和彭三鞭打完后自己被尹新月拉走时齐铁嘴在背后诧异的神色,一闪而过的犹豫后齐铁嘴又跟了上来。其实原本想过回头要不要解释下,不过齐八爷这嘴啊可不饶人,笑得那叫个开怀:“哟,看来三爷是舍不得走啊,是不是舍不得这漂亮媳妇儿啊?”

 

张启山用震惊的眼神瞪着齐铁嘴看了好一会儿,尹新月倒是在旁边红着脸笑,听见齐铁嘴瞎掰到家室问题时才指着张启山惊讶道:“你有家室了啊?”

 

 “对啊,他媳妇儿不就是你吗?”

 

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的张启山猛地用手肘倒捅了一下齐八爷,齐铁嘴吃痛的皱眉赶紧用手揉揉胸口,只见张启山沉着脸语气也不太好:“不要乱开玩笑,药还没找到呢。”

 

“药就在藏经阁里,你跟我去拿药吧。”尹新月牵过张启山的手就往楼上走。

 

齐八爷只能在后面眼睁睁看着张启山被尹新月拉走,张启山当然不会忘了回头瞅了眼齐铁嘴,见人抬手小声不解的喊了声“哎”便没了下文。在张大佛爷看来,老八肯定是吃味了的!

 

然后便是从马车上出逃开始,一路上齐铁嘴都在帮尹新月说好话,可张启山老觉得齐铁嘴这是话中有话,虽说看他闹别扭吃醋也挺好玩的,不过这一而再三的把自己往尹新月那儿推,最后搞得张启山肚里也憋上火了。老八这是闹哪出?

 

在火车上张启山火气上来了,齐铁嘴找他去餐车时被他一口回绝,没想到巧合的是尹新月竟然也同时开口回答,张启山立刻抬眼去看齐铁嘴的面色,很想从他脸上找出点儿尴尬和委屈来,结果这小子倒好,潇洒的戴上墨镜自个儿就去了。张启山只好沉住气思索,老八戴墨镜是为了掩饰什么吗?

 

张启山不知道的是发生在餐车的一幕,齐铁嘴看见尹新月手上戴着张启山的镯子,咋呼着高声解释了一番此乃张启山传家之宝,尹新月被齐铁嘴几句张夫人哄得笑眯了眼也没往深了想你齐八爷是怎么知道这镯子是张家传家宝的问题。齐铁嘴连说了好几声恭喜,眼里满是笑意的目送她们离去,末了语气里有藏不住的轻快,感叹道:“张大佛爷啊,这下你可有好戏看喽。”

 

当张启山找尹新月要回镯子的时候,这姑娘毫不犹豫的就出卖了齐铁嘴,开开心心的得瑟道:“你那个谁谁谁说了,这是个宝物,特别的珍贵,而且你那个兄弟,刚才叫我夫人!”

 

张启山瞪大了眼睛,一时说不出话来,这送出去的镯子再要回来,未免显得太小气,本以为老八不会知道这事儿,结果现在倒好,不仅知道了而且还起哄叫什么夫人,真是欠收拾!

 

 

 

 

>> 

 

这一回长沙,齐铁嘴便经常性好几日的不见踪迹,张启山让副官去请他五次里能来一次就算好的,还每次都行色匆匆急着走的样子。张启山一直在反思是不是火车上自己玩儿过了,况且尹新月现在还住在府上,赶也不是不赶也不是。

造成现在这局面啊,怪只怪自己没把这根源扼杀在摇篮里,确实要找机会跟老八好好谈谈了,得把人哄高兴了才成。

 

“佛爷,八爷盘口的人说他去听戏了。”

 

“佛爷,八爷去找人下棋了。”

 

“佛爷,八爷出远门给人重金算卦去了。”

 

“佛爷……那个,八爷今天骑着他那小毛驴出门踏青郊游还未归。”

 

张启山听着副官回来一条条禀告着齐铁嘴谢绝上门的理由,眉头越蹙越紧。老八这是开始耍性子了?

 

    “备车,我亲自去请。”张启山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拿起外套,“我不信他今晚不回来了。”

 

然后齐铁嘴当晚还真就没回府,传来讯息说找了个过路人家投宿。半夜张启山坐在齐铁嘴的香堂里听见副官来报告时脸色异常难看,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咬牙切齿道:“那我今晚就住这里,看他明天回不回。”

 

 

 

 

>> 

 

    齐铁嘴当然不可能真不回家了,直到第二日过了午时才牵着他那头心爱的小毛驴溜溜达达着闲逛回来,那悠哉模样,看得张副官都替他急,这八爷近日是怎么了?有种不把佛爷惹毛了不罢休的觉悟。

 

    “八爷!您可算回来了,赶紧进屋去见佛爷吧,他可等了您一夜啊!”张副官上前接过齐铁嘴手里的缰绳,把毛驴往后院牵去,“佛爷在香堂呢,快去吧,驴我给你安顿好。”

 

     “啊?等我一夜?”齐铁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懵懵懂懂的往屋里走,“佛爷有什么急事儿啊?非要在这儿等到我回来?”

 

    齐铁嘴刚走进屋,就看见张启山闭着眼正在小憩,神色阴沉得可怕,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若是换了别的小厮进来那还不得吓破胆啊,虽然齐铁嘴也没好到哪儿去,吓得一缩脖子就准备踮脚迈步倒退着往回走。废话,谁都看得出来张启山现在心情不好,齐八爷又不傻,可不想往枪口上撞!

 

    “站住!”张启山缓缓睁开眼,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八爷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没,没上哪儿,”齐铁嘴立马站直了身子,狗腿的跑到张启山身边坐下,“佛爷您这么急着找我所为何事啊?听张副官说您等了一夜,哎哟可别累着了,您要不要上我房间休息会儿?”

 

张启山的视线一直黏在齐铁嘴身上就没离开过,看得齐八爷毛骨悚然心里七上八下的,张启山磁性的声音在空旷的香堂内显得尤为低沉:“你为什么一直不来见我?从北平回来后你便有些异常。”

 

摸不清张启山在想什么,齐铁嘴不敢造次,只能辩解道:“哎哟佛爷你这可就误会我了,我哪儿有不见你啊,我不是出门了嘛。”

 

    “你还能天天都出门?空不出一天来我府上?”

 

“我……我们在北平辛苦了那么久,回到长沙我不得好好玩乐一段儿啊,你们都是有正事儿做的,我不一样啊,得犒劳自己歇些时日!”齐铁嘴说到这个便有些激动,酒窝都笑出来了,“佛爷我跟你说啊,我昨儿找着一个小村,风景特好,村民也特别朴实善良人还热心让我留宿呢!那儿的山猪肉才叫一绝啊,改日空了我带你去尝尝!哦不对,你日理万机的估计也没时间,算了那我下次去把你那份肉帮你吃了得了!嘿嘿!”

 

“……我是问你,”张启山耐着性子听齐铁嘴继续掰扯,“为什么躲着我。”

 

“不是,佛爷所以我说我没躲你啊!我玩儿得舒服哪儿有时间躲你……”齐铁嘴瞅着张启山杀气腾腾的眼神赶忙闭了嘴,随即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佛爷啊,尹小姐怎么没跟着你?她不是在你府上吗?”

 

“你还提她?”

 

“为什么不能提啊?你们不是过得挺好吗,我看尹小姐很可爱啊!”

 

“我说过几次要把她送走都被她搪塞过去了,”张启山说到这才想起自己是来给齐铁嘴解释清楚的,不过看眼前人好奇的样子又禁不住想逗逗他,“老八,你跟我老实说,你是不是闹性子了?”

 

“没有啊,我闹什么脾气?”

 

张启山见齐铁嘴那莫名其妙的表情心里顿时不好受了,干脆挑明了问:“你是不是不喜欢看到尹新月跟我纠缠?见她赖着我,你吃味了所以才避着不见我?”

 

    “哎停停停,佛爷,这哪儿跟哪儿啊!我干嘛要吃味?”齐铁嘴不解的打断道,满脸疑惑,“有她缠着你我感谢她还来不及,为啥不喜欢……”

 

“……”这下轮到张启山懵了,浑身暴躁的低气压几乎要化为实体围绕在他四周,“你把她推给我不是因为吃醋?”

 

“哎哟佛爷您想哪儿去了!怎么可能!”齐铁嘴不敢置信的望着张启山发黑的脸,解释起来,“尹小姐可帮了我大忙,有她陪着你,我算是空闲下来能玩儿个痛快了,也不用被你整得天天腰酸背痛,你看我最近气色是不是变好啦?这清闲日子可来之不易啊,把我都养滋润了,过两天我还想亲自登门拜谢她呢!”

 

“……所以你没耍性子?”

 

“没啊。”

 

“你也没刻意躲着我?”

 

“没有啊,我不是忙着玩乐嘛没顾得上躲您!”

 

“你没因为尹新月吃醋?”

 

“真没有啊佛爷!”

 

“……”现在张启山面临着一个非常巨大的尴尬问题,那就是,齐铁嘴完全不在乎自己怎么办?

 

 

 

 -TBC-

跟着剧情写着玩,想把所有玻璃渣都给脑洞甜回来!

下一章开车,完结看心情~私心是忠诚于马震驴震哈雷震的【喂


评论(17)

热度(324)